宴棘/季彦宵

哈喽啊我宴棘。
很高兴认识你。
幸识。


下雨天鼓起勇气给男神送伞,自己转身就跑,结果发现自己错把粉红色小洋伞(就那种拍摄甜系lolita会用的伞)递给了男神。

想象一下

一个一米八七的汉子,在朋友全都没带伞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撑开了这把伞。

莫名觉得好看哈哈哈哈哈哈哈
很久以前的路明非吧

严峫抱着江停腻腻呼呼想要亲亲。
“亲亲嘛给我亲一下~kiss一个”
江停
“小心s变直。”

七夕怎么过?
贺朝目不转睛盯着手机“我奇迹暖暖这个七夕套装终于要完了!!!”

“有趣的事情正在发生。”原本靠在沙发上两鬓斑白的老人挺直坐起,无皱痕的黑色西装透出人一丝不苟的态度。
我站在老人的对面,听到老先生的话,觉着有点懵。
我不记得我是谁,不知道我在哪,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。

壁炉里的火烧的正旺,干燥的柴火不时发出劈啪的炸裂声,明黄色的火焰不断腾起,不知餮足的舔食着空气。
整个房间给我一种诡异的感觉。

我迈开脚步想离开,老人叫住了我:“这沙发的材质很特殊,不试试看吗?”
我神使鬼差的停下,走过去,坐在老先生的对面。
沙发很舒服,但不知道为什么,总感觉有什么硬东西慢慢显露出来,硌得我有些心慌。

我决定挑起话头,不然在这鬼地方和一个老人相互沉默也太不正常了。
“您说的话是什么意思?什么叫有趣的事正在发生?您看起来可不像是个会开低级玩笑的人。”
老人不回答我,他端起面前精致的茶杯,品了一口后与我对视。
他的瞳孔竟然是白色的!
没事没事,万一这位老先生喜欢cosplay带美瞳呢是吧…可这实在太怪了…一丝恐惧从我心底升起,扼住了我的喉咙。
老人笑着看向我坐的沙发,我活动着有些僵硬的眼球也往下看。指尖触摸到的是冰凉的皮革,我仔细看了看,沙发像漏了气,一具人的骨架的形状被皮革包裹出来。
我尖叫着想逃离这个诡异的地方,却动弹不了身体。

老人又端起红茶饮了一口,有一股奇异的香气钻入我的鼻孔。
“年轻人还是要冷静一些好。”
“明明就是你自己的尸骨,害怕什么?”

老人站起来,尖头黑色皮鞋在灯光照耀下泛出暖色系的光芒,却让我的心头感到一股寒意。
他走过来,俯下身子捏住我的下巴。
“所以我说,有趣的事情正在发生。”

他伸出食指点了点我的额头,富丽堂皇的房间消失了,只剩下我和老人,和我的尸骨。
我终于能活动了,老人依然衣着光鲜,还是微微笑着。

“这才是你本有的。”
我低头,自己面前是一块墓碑。

强烈安利这部网剧!!
颜值在线而且超级好笑!!
兄弟今天也很和睦
b站上可以看

他见过神仙。

“我真的见过神仙!他是个顶好看的神仙!”他大力拍着胸膛向村里的伙伴们保证。
“别信他,他说见过神仙你就真的以为他见过?”
“尊贵的神仙也是你这种没爹没娘的人能见到的?别说大话了!”
但他遭到了小伙伴们的无情嘲笑。
“别听他扯谎,我们去掏鸟蛋吧,走。”
“走吧走吧。”

他确实没爹也没娘,连村里最年长的老人也不记得,或者说不知道这个孩子什么时候来的。
村里的小孩子都不愿意和他玩,因为他既不会掏鸟蛋也不会下水摸鱼。

他坚持自己见过神仙,哪怕村里的大人和小孩们都不信他,他也这么坚持。
因为他是那个神仙养到八岁的。小时候他被父母丢弃,睁开眼见到的就是那个顶好看的神仙。
神仙逆着光站,他还没意识到自己被丢掉这个事实,就听到神仙啧了一声。
“怎么过了这么久又有小崽子丢这了?当我这收容所呢?”
他没看到神仙偷偷擦眼泪,也没听到神仙嘟囔的那句“你终于...又回来了...”

神仙对他很好。
虽然会很凶的抱怨“人类的小崽子怎么这么麻烦”,但也会笑的很开心的给他做饭,帮他缝衣服,顺便教他读书写字。
他有时候被凶的有些委屈的时候,会偷偷看神仙两眼,却意外发现神仙...嘴角挂着微妙的笑意。

有次他不知道吃了什么,实在是腹痛难忍,就没敲门,直接闯进神仙的房间。
神仙一条长长的白色尾巴,像普通小猫咪的尾巴那样,只不过比猫咪尾巴长粗得多。
他一时看呆了,连腹痛都顾不住,目瞪口呆的站在房间门口。
他口中的神仙也呆住了,内心戏丰富:我靠这小玩意该不会看出我不是神仙了吧,我该怎么撒谎骗他?怎么办呢怎么办呢,我靠以前也没遇到这种情况啊,这小崽子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?
他眨巴眨巴眼睛,难忍的腹痛让他冷汗直冒,神仙也看出了不对劲,连忙收了尾巴帮这小崽子祛毒。
等小崽子差不多好了之后,神仙轻咳两声,“那个...刚刚你看到的...”
神仙咬咬牙,决定放弃最后的气节。
“你不是说你喜欢猫吗,我就施法给自己变条尾巴,你生日不是也快到了吗?真是的,臭崽子,准备给你的惊喜就这么让你破坏了。”
小崽子忽然扑进了神仙的怀里,“呜呜呜...”
神仙也慌了手脚,抱着小崽子问怎么了,是不是吓着了。我以后不会这样了。
小崽子摇摇头,说:“不是...我超喜欢的...你对我真的太好了...嗝...”
小崽子羞红了脸,一个劲往他怀里钻,哭得太急打嗝了。
神仙好气又好笑,只能抬手不停轻拍小崽子的背来帮他顺气。
神仙内心:我靠你个臭崽子别钻啊,你考验我耐力吗?我是个禽兽啊!!!
但神仙什么都没做。

他八岁生日的那天,神仙带他去逛他一直想逛的集市,买了冰糖葫芦给他,甚至还给他置办了好几套新衣服,带他去最好的酒楼吃饭,就差带他去青楼找最红的姑娘了。
他显得兴奋异常,小脸蛋红扑扑的,神仙牵着他的手,像是舍不得放开一样。
但他还是放开了。

他八岁生日的第二天,他躺在一个破旧陌生的房子里。
他什么都不记得了,只记得自己见过神仙。
村里的孩子都不信他,因为他没爹没娘。


神仙根本不是神仙,他是只猫妖。
八百年前,他还是只小猫崽子,被他捡到。
八百年前的小崽子是个书生,赴京赶考。
书生坐在破败的寺庙里刻苦读书,天色已晚,书生没遇上什么人鬼跨种族恋爱的机遇,倒是意外的捡到奄奄一息的猫。
书生帮他疗伤,给他喂食。可能是一个人的日子太过寂寞,书生把这只捡到的猫当成了家人,每天对着猫絮絮叨叨的唠嗑。
“唉,你争气点怎么样,怎么到现在你连一只小母猫都没勾引到,我过得窝囊你也跟我一起窝囊?”
“你蛋蛋也还在啊...”
书生把猫举起看向猫的私处,果不其然脸上被抓了几条血痕。
“你怎么还带伤人的?今晚没你的饭了!”书生气鼓鼓的放下猫。
猫也没太在意书生的威胁,懒洋洋舔舔爪子。还“喵~”的挑衅了一声。
书生听到这声喵,眼睛立马放光。
“算了,你都讨好我了,我就勉为其难的给你吃饭好了。”
猫:???他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好吗???算了,他也不吃亏。

猫不是条普通的猫崽子。他是有九条命的猫。

书生没考上。
猫分明看到了书生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可书生还是摸着他的脑袋帮他顺毛。
“我没考上,盘缠也用完了。”
“你还是走吧,我养不起你了...”
猫咪懒懒应了几声。
书生以为猫真的要走,一下子又搂紧了猫,“嗷嗷嗷你别走!我除了你真的没有别的朋友了!”
猫内心:那你是要我走还是不走?愚蠢的人类。

打那天以后,猫每天都会叼鱼回来。
“是你做的吗?!你真是一条好猫!”书生紧紧搂住了猫。
猫内心:愚蠢的人类。不是我难不成是你。

书生开始充分发挥他过大的脑洞,每天写些话本子来维持生计。
猫自己也会悄悄去听说书先生讲他写的话本子,无非是男男女女之间的情情爱爱,在一起和不在一起,谁爱着谁谁又爱着谁的无聊故事。
猫内心:愚蠢的人类。
但书生写的话本子可能迎合了大众口味,卖的出奇的好。
这是猫到现在都想不通的。

人红是非就多。
书生的生意红火就意味着其他写话本子的人生意就变惨淡。
但猫真就没想到,还真有人记恨书生记恨到下毒这种地步。
书生又是个不长心眼的,接过人家给的茶就喝。
才不是怕寂寞呢!猫这么想。
猫主动断了一条尾,救了书生一命。
书生喝完茶,眨巴眨巴眼睛回应对方期待的眼神,对方尴尬的笑笑起身走人。

可人终究只是人,生老病死在他们身上是不可逆的生命法则。
猫看着书生的身体一点点凉下去,喵呜了一声表达他对书生的不舍。
后来的几百年,猫也在有意无意的寻找书生的转世,再有意无意的救书生转世一命。
你可知,你曾入我经年梦回。

到小崽子这年,他只剩了一条命。
小崽子八岁这年,他这几百年逆天改命终于被发现。
天神看起来相当生气,可能是这么多年来没有哪个人或者妖违背过他的意愿。
天神警告他,他护着的人八岁生日会遭天谴,魂魄一起灰飞烟灭,就当是对他这么多年来逆天改命的惩罚。他如果再护着那个人类,他也会一起灰飞烟灭。

猫没说话。
小崽子八岁生日的那天,猫带他去逛他一直想逛的集市,买了冰糖葫芦给他,甚至还给他置办了好几套新衣服,带他去最好的酒楼吃饭,就差带他去青楼找最红的姑娘了。
他紧紧拉着小崽子的手,一点也舍不得放开。
这是他几百年来一直放在心尖尖上的人,虽然这个愚蠢的人类是二了点。可是几百年来,陪他度过漫长岁月的是他。

他断了最后一尾,用最后的法力消除了小崽子对他的记忆。
小崽子连睡梦里都喊着神仙,他心一软,只留下他们初见的记忆,也算是...留一点念想。

他最后一次逆天改命。
猫再也没有梦见书生。

《公主×骑士》
小公主一出生就拥有自己的守护骑士。
守护骑士当时也就五岁,看着刚出生的公主软软糯糯像个小团子一样可爱。
长大后应该也会是个温柔的天使吧,骑士这么想。
后来骑士清楚的认识到,自己还是太年轻了,这哪是天使,这就是个恶魔!

小公主连走路都不太利索的时候,就已经会恶作剧了。
本国的某位王子生日时,邻国小王子前来祝贺。
小王子路过小公主时,瞥了一眼就评价:“真丑。”
小公主也依旧咯咯的笑,只是捏了捏骑士的手。骑士不明所以,低头看小公主。
小公主伸出肉乎乎的手,指着奶油蛋糕。“要…要奶油最多的…”
骑士也只好宠着她,拿了一块蛋糕过来。小公主接了蛋糕,喀喀笑的更欢。
她又向骑士伸出手,骑士抱起她,小公主手里稳稳的端住蛋糕。
“请…请王子哥哥…吃蛋糕…”小公主有些吃力的说完这句话,还向骑士眨了眨眼睛。骑士心里全是天啊我的公主殿下你也太可爱了吧,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珍宝…
骑士走到王子那。小公主奶声奶气的声音软软的,“请…请你吃蛋糕…”
小王子明显有些诧异,这公主该不会脑子有问题吧,骂她还请他吃蛋糕?但出于礼貌,他伸出手打算接住蛋糕。
小公主抓住时机端住盘子就往王子脸上招呼,还不忘以酷炫的眼神鄙视对方。
骑士:???
小公主如果会骂市井上的脏话,那她内心一定会是:吃我个鸡掰,傻逼。可以宫里的老师没教。
小王子呆滞了一会,气狠狠的冲去休息室擦奶油换衣服了,走之前还不忘撂句狠话:“等我告你父王去!”
小公主眨了眨眼睛,“可是…是哥哥你自己没端稳…而且哥哥你只会打小报告吗?…呜…你太欺负人了!…”
小公主大哭起来,小王子慌了神,谁会信是这个还不会走路的小姑娘搞恶作剧,大家只会以为是他欺负公主。他只能哄住这位小公主。
于是,小公主人生第一次恶作剧,完胜。

后来小公主逐渐长大,搞的恶作剧一个接一个,闯的祸也一个比一个大。
骑士每天帮她收拾烂摊子忙的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,但最近更忙,因为小公主的生日,也快到了。
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招惹了小公主,国王送她的宝石她一眼不看,生日前一个月几乎每天都在提醒他生日礼物。
骑士思前想后也没想出什么好礼物,最后只能把自己小时候的玩偶送给公主。
玩偶看起来有些年头,但小公主丝毫不嫌弃,还吧嗒亲了一口骑士。
“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!”

小公主觉得过生日这事忒没意思,不就一群人送送礼吗,送的还都是宝石,他们是统一意见了吗?!
我还只是个孩子啊!送宝石干什么!送我个玩偶多好!
骑士歪打正着,无意戳中了小公主的心思。
小公主吧唧亲了小骑士一口,看着骑士的脸慢慢变红,然后是耳朵,再然后是脖子…
她摸了摸骑士的额头,“不烫啊…你怎么了?生病了吗?我帮你叫御医!”
骑士慌忙推开了小公主,“臣只是有些累…不用叫御医…臣先告退…”
小公主奇怪的盯着骑士,直到骑士的耳朵红的快能滴血才挥手让他下去。
天啊随便就亲人!小公主你也太让人担心了!
但是…如果只亲自己的话…
不行不行你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!骑士摇了摇脑袋,试图把这种奇怪的想法摇出去。

小公主蹑手蹑脚走进骑士房间,她才不信骑士的鬼话!骑士一定是得了什么重病,怕她担心。
骑士睡在床上并不安稳,他满脑子都是小公主。小公主真的超级开心的时候会无意把小虎牙漏出来,小公主眨眨眼卖萌就真的无法拒绝她的要求了…
小公主真的好可爱啊!
骑士在心中无声的呐喊。
可那始终是公主,他高攀不起。
黑暗中他感受到某个熟悉的气息,是…公主?
小公主没想到骑士是在装睡,她又摸了摸骑士额头。“奇怪…不烫了诶…”
她放心的拍拍手,也不怕弄醒骑士。
小公主俯下身,轻轻的亲了下骑士的脸颊,“晚安啦,我的骑士。我很喜欢你呢。”
骑士浑身僵硬不敢动,如果有灯亮着的话,就一定可以看到他的脸再度泛红。

骑士内心复杂,一夜未眠。
小公主倒是睡了个好觉,清晨起来神清气爽。

骑士十八岁时要举行成年礼,于是他也想小公主当初那样,提前一个月追着问小公主要礼物。
小公主被问的不耐烦,随意扯了一朵花送他。“公主殿下,不能走心点吗?”骑士捂住受伤的小心灵。
晚上骑士就收到了来自公主走心的小礼物。
公主让他伸出手,他就这么傻乎乎的伸了。
一块白色手绢包住一坨不明物体被放在他手里,骑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小心翼翼的问:“这是什么?”
公主明显有些不耐烦,“不是你要的走心吗?我特地从晚饭顺下来的猪心!”
猪心????
骑士受到一万点暴击。
他开始怀疑自己当初听到的那句“我很喜欢你呢”是自己幻想的。
他走进房间,丧气的躺在床上。枕头底下有什么东西硌得慌,他伸手一摸。
是个玩偶。
骑士开灯一看,玩偶下面还有张便条。
“成年礼快乐!送你的玩偶是我自己缝的,够走心了吧?它只是长得不太行而已!”
“成年礼过了也要继续保护我嗷!”
骑士哑然失笑,玩偶的布料都还行,只是这手艺…难以描述。
算了,小公主送他的,他都喜欢。
骑士打开床头的柜子,里面有各种各样神奇的东西。
小公主送他的东西能放的他都放在那,比起小时候送的纽扣虫子之类的,这个玩偶确实算是走心。

小公主和邻国小王子有娃娃亲,但真到了订婚那天,小公主说什么也不嫁给那个王子,还当着国王的面亲了骑士一口。
骑士:???公主殿下你别这样我害怕…
小公主一脸无所畏惧,说不嫁就不嫁。这只是做戏而已,她凭什么不能拥有自己选择的人生。
国王被气的话也说不出,半晌只憋出个滚字。
小公主欢天喜地的就拉着骑士走了。

但骑士很快就被调走了,据说是攻打南方大陆的战争进入白热化,像骑士这样的精英自然会被调走。
小公主内心全是你当我傻的吗?!守护骑士都能调走?他又没犯错!
小公主还是咬牙坚持不嫁过去。

过几天小公主就坐不住了。
她听到骑士要成婚的消息了。
她气的眼睛通红,想去找骑士理论一番却又想起骑士从未说过爱她。她泄气的坐在床边,脸上写满哀怨。
是哦,骑士从来没有说过爱她这种话,那么从一开始就是她的一厢情愿吧…
邻国王子应该也不错吧…反正好歹也是个,王子…
不错个屁!

骑士现在慌得一批,他被迫从小公主身边离开,国王还硬插了个未婚妻给他。
国王看了他许久,缓缓开口:“皇家不是你能高攀的。从她生出来那一刻起,她就该明白,这是她的使命。她被你惯坏了,不懂分寸。那你也不懂吗?倘若她不嫁过去,邻国就会宣战,生灵涂炭是你愿意看到的吗?放手吧,年轻人。只要你选择离开,我会送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。”
骑士沉默,许久,他抬起头问:“她嫁过去,会开心吗?邻国王子…真的爱她吗?”
国王点头,“自然。”
“那我离开。”
国王满意的看着骑士。

小公主一个人在房间里,她什么都不吃,也不说话,只是抱着那只骑士送她的玩偶,呆呆的坐在椅子上,偶尔抬起头看看天空飞过去的鸟。国王软禁了她
国王进来的时候,她也没吭声。
“我嫁。”她平静的开口。
“但我想最后一次看看这里。”
国王欣然同意。

小公主登上城门,风卷起她的长发,温柔的抚摸着她苍白的脸颊。
她一跃而下。
“晚安啦,我的骑士。”
“祝你幸福,一定要带着我的份一起幸福。”
城墙下开出盛大的花。

我靠大半夜我到底在写些什么垃圾。
烦躁。

骆闻舟从身后拿出一个大盒子
费渡打开一看,是红黄蓝绿青靛紫的秋裤。
“也不知道送你什么,就去随便挑了几套秋裤送你。你一定要穿。”

忽然想起很久以前的梦
是凹凸世界的,医院梗。
大概就是医生们要组队,分别对某个病症进行研究。最记得的是,嘉德罗斯披着白大褂,对金说:“金,和我组队吧。他们都是渣渣。”
但是我靠,我不吃金和嘉德罗斯这对啊!
我吃金和格瑞这对啊!